被按下静音键的店背后的故事让所有人泪目

发布日期:2021-11-22 23:57   来源:未知   阅读:

  18年前,他们放弃了原本在德国稳定的高薪工作,漂洋过海来到中国进行慈善项目。

  9年前,夫妇俩又专门开了一家无声面包店,一直在赔钱经营。物价涨了几轮,最贵的面包也不超过10块钱。

  疫情期间,面包店的生意更是惨淡,可老板却坚持不裁员、不涨价,他说:“只要我有一口气在,就一定要把面包店开下去。”

  每天清晨6点,天刚蒙蒙亮,灯的开关“咔哒”一声,25平米左右的后厨被照亮。随之是“哗哗”的水流声,各种模具的碰撞声,和烤箱开始工作的“嗡嗡”声。

  6年来,这些声音每天都在吧赫西点中重复响起,但操作者——店里的面包师傅们却听不见它们,因为他们是聋哑人。

  和安静的后厨不同,到早上8点,面包店开始营业,前厅会熙熙攘攘挤满了前来买面包的人。

  负责接待的是老板吴正荣,虽然是德国人,但他说着一口流利的普通话。每天不厌其烦地给客人介绍每一个产品,最贵的面包也不超过10元。

  低廉的售价不影响面包的出品,店里的原料都是吴正荣精心挑选的,就连发面用的酵母,也是他从德国带回来的。

  他还从德国请来面包师傅,手把手地教这些聋哑孩子们做面包,孩子们用手语交流和学习。

  就这样,聋哑孩子们把一盘盘金黄色的面包从后厨抬出来,络绎不绝的客人们一份一份地带走,甚至有的会一次性买走好几天的面包和糕点。

  “其实我吃得出来,有时候,面包应该是不同的人做的,大小不一样。我知道你在教他们。越是这样子,才有意义。”客人说。

  周末,还有学生专程来这里读书、写作业,他们说:“看到面包师傅认真做面包的样子,感觉生活就变得比较慢一点了。”

  和其他面包店相比,吧赫的价格低廉,但用料是十成十的精良,这样一来制作成本就比别人高了许多。顶不住租金压力,吧赫开业没几年就从市中心搬到了人烟稀少的小巷子里。

  这么做的目标也很简单——哪怕一直做亏本生意,也要让这家店,再多活几年。

  有人说,吴正荣很傻——如果没有意外的线岁、化学专业出身的他,应该是坐在当地制药厂的实验室里,拿着丰厚的薪水,享受着体面而安稳的生活。

  而不是现在这样,辞掉工作,带着妻子,漂洋过海,在异国他乡入不敷出地经营一家面包店。

  2000年,吴正荣在当地的新闻上发现了一则报道——湖南听障儿童成为“聋哑人”,报道中还说到聋儿“十聋九哑”。

  吴正荣内心大受震动,作为研究员,他深知聋和哑并非一种伴生关系,听障儿童之所以会变成聋哑人,是因为落后的医疗条件和经济条件,导致他们错过最佳发声时期。

  当时,来中国帮助听障儿童这个想法,悄悄在吴正荣心里萌芽了。当时吴正荣的妻子恰好在德国教小学,对孩子有着天然的亲近感。

  思虑许久,吴正荣终于下定决心询问妻子:“你愿意跟我去中国,做一件有意义的事情吗?”

  夫妻俩先去台湾学习了两年汉语,接着又报名了德国“环球救助协会”慈善项目——这个项目专门为德国爱心人士寻找中国的资助对象。

  夫妻俩自掏腰包,往返德国筹集爱心资金。最多的时候,他们同时资助了80名听障儿童,每人每月400元生活费。

  大部分时候,他们都常驻在湖南省残联康复中心,以义工的身份,参与听障儿童们的语言康复训练。

  为了刺激听障孩子们的听觉神经,吴正荣和杜雪慧经常需要敲锣打鼓,费劲发出很大的声音,还要教他们看图识字……这一切都非常考验耐心,日复一日,自己也会非常疲惫。

  让他们欣慰的是,原本羞涩的孩子们慢慢地对他俩格外亲近,小朋友会把小手放到杜雪慧的喉咙前,感受声带的震动。

  起初他们与湖南残联及相关机构合作,用“环球救助协会”的基金帮助孩子们做语言康复训练。

  后来他们发现,许多家庭无法负担孩子们康复训练的费用,便多次往返德国筹集资金,以中德家庭一对一的方式,解决这些孩子治疗费用的问题。

  十年如一日的坚持,他们累计帮助了500多名听障儿童——绝大多数能说话了,有一些孩子甚至还能和正常人一样沟通交流。

  大山来的孩子艾吉星患有遗传性听力障碍,又因为患有乙肝,不仅上普通幼儿园困难,就连听力康复中心也对其拒之门外。吴正荣夫妇的到来彻底改写了她的命运。

  夫妇俩花了大力气,把艾吉星安排进长沙开音康复中心,并每月定期资助她一笔康复费。

  从小时候念字都困难,到2016年,艾吉星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大学!正常孩子能做到的,听障孩子一样能做到。

  从康复中心走出来的孩子,也渐渐长大了,他们用微信与吴正荣保持联系,时不时跟他分享人生各个阶段的大事小事:

  看着曾经的听障孩子们渐渐也有了自己的生活,夫妻俩总是特别开心,他们亲切地把资助过的孩子称为“我们的中国孩子”。

  但渐渐的,吴正荣发现,光是让孩子们恢复语言能力还不够,对于大部分听障人士而言,光是“听障”二字,就已经让他们无法像正常人一样在社会上立足。

  吴正荣认为,除了学会沟通,孩子们更需要养活自己,自力更生,要尊严而体面地活着!

  和孩子们朝夕相处,吴正荣发现,听障人士比常人有着更敏锐的嗅觉和更强的动手能力——为何不开一家面包店呢?

  于是,吴正荣说干就干,当即花了2万欧元盘下了德国老乡在五一路的面包店,专收听障人士,“吧赫西点”就此诞生。

  起初店铺开在繁华的街道上,吴正荣从德国请来专业的面包师,招收听障人士为学徒。前来报名者,每人有三个月的学习期,不仅包吃包住,一旦上手后就开始发工资。

  德国面包师在店里呆了4年,直到吴正荣正式出师后才离开。吴正荣自己也没想到,化学专业出身的他,竟然也学会了做20多种面包,20多种饼干糕点。

  师傅走后,吴正荣亲自上阵,从什么都不会,到面包成型,他手把手一点一滴地教孩子。虽然一次只能带2个学徒,但也比没有好。

  后来,顶不住日益上涨的租金,吴正荣决定把面包店迁到租金低廉的湘春巷,这样才让面包店勉强经营。

  如此高的人力成本,从开张以来吧赫西点几乎没赚到什么钱。吴正荣夫妇也想过放弃。

  但看到孩子们专注学艺的神情,他们决定,只要有一口气在,就要继续把面包店开下去。

  采购严格把关,宣传亲自上阵,热心招待客人,夫妇俩把小小的面包房布置得像家一样温馨。

  拿着手里的爱心面包,客人们口口相传,终于让巷子深处的吧赫西点也有了稳定的客流。

  9年来,吴正荣一共培养了20多位糕点师,有听障人士的儿子说,妈妈在这里工作,自己非常放心。

  “十八岁了,都快认不出她了。”谈起她,吴正荣就像谈起自家闺女一样高兴。

  有了他的打样,全国各地也出现了越来越多无声面包店,为静谧的世界带来一丝暖光。

  疫情期间,面包店的经营收到影响,停业1个月,但每天照样支出8个员工的工资。压力巨大,吴正荣也没有开除任何一个员工。

  他担心如果自己裁员了,员工们无法在别的地方找到工作:“地方虽小,但能帮一个是一个。”

  终于,在众人的帮助下,“吧赫西点”重新开业,央视和人民日报也为他们的善行打call。

  小店爆火,再也不需要担心客流量。看着日益红火的面包店,吴正荣没有借机涨价,他依然守着这里,想着开业了,如何继续培训聋哑人做面包。

  爱无国界,当初一瞬间的心疼,让吴正荣夫妇远赴他乡,一呆将近二十年。父母健在时还经常回国,如今,父母不在了,中国成了他们第二个家。

  “刚来时从没想过会在这里呆这么久,就像我这辈子都没想到,我居然会成为一位面包师傅。”

  虽然至今他们都没有生育过自己的子女,但每一个救助过的孩子,都是他们的亲生子女。

  吴正荣这样回答:“哪怕方式过程都很意外,但如果可以回到过去,我想,我还是会选择来中国。看着孩子们渐渐康复的样子,实在是太美好了。”

  以爱之名,原来爱可以让平凡的人们生发出这么多奇迹——我想,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网红店”,人们也更愿意去这样的店铺打卡。

  正如吧赫西点橱窗上的那句话:“把面包带回家,把爱传递出去。”爱出者爱返,当你愿意把善良传递出去,你也一定会收到最真诚柔软的爱。

  祝福这对温暖善良的夫妇,祝福在爱与自强中成长的孩子。希望这样的店铺能一直开下去。云南地税本月启用新版普通发票 识别笔语音报真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