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我”一代

发布日期:2021-11-22 23:57   来源:未知   阅读:

  从某种意义上说,80年代后出生的一代是站在时代拐点上的一代人。他们所处的历史环境是中国以往的任何一代人不曾经历的。作为第一代独生子女,还在襁褓中的他们就被称作是“小皇帝”。他们还是从小就享受到改革开放成果的人。他们即将成为社会栋梁,他们代表着中国的未来。河南洛阳发现2600多年前戎人王级大墓

  据中国统计年鉴的数据,中国的80后一代人的总数在2亿左右。他们标新立异,特立独行。社会学家认定他们的性格中充满了矛盾的元素,他们既愿意依赖又充满叛逆精神,既有批判思维又信奉实用主义,既以自我为中心又崇尚平等。

  与父辈极度的物质贫乏不同,这代人的成长过程中有电视节目,网络游戏,麦当劳和好莱坞大片为伴。

  这一代人有了更好的机会接受高等教育成为“天之骄子”的机会。1999年起高校开始大规模扩招。此后,中国从1999年扩招后的10年间,招生人数从1998年的108万上升到2008年的599万,增长了四倍多。而这十年正是80后一代人考大学的时间。

  走红的花儿乐队中四个成员有三个是80后,他们的粉丝也大多是80后。花儿在2007年的专辑中有一首《人人都爱八零后》的说唱小品,歌词中“虽然说一下生你就没挨饿,一上学你没听课,一毕业就没工作”,可以看成是80后一代的自我总结。

  天才少年作家兼赛车手韩寒一直被认为是80后一代特立独行的线年在第一届“新概念作文大赛”中,作为高一学生以《杯中窥人》获一等奖。代表作《三重门》,至今销售量已逾190万多册。随后又出了《零下一度》,再次引起轰动。和他的书一样被关注是他时时会引起轩然大波的言论。他曾经在接受《南方周末》的采访时说:“在这个国家,做一个忧国忧民的人是最傻和最痛苦的,国家不乐意,国民不在意。我不要做那样的人,我只希望自己60岁时是个被年轻姑娘喜欢的深沉的老顽童。”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副主任青少年教育专家孙云晓说这一代人在处理人际关系上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因为这代人更加的自我。“他们非常在乎自己的观点和利益,但是对别人的感受考虑的比较少,责任心比较薄弱,”孙云晓说。

  但是他认为这一代人显著的优点就是他们比任何一代人都更重视平等,他们珍惜个人权利,愿意用法律来维权。“以前的人都喜欢自称我们,但是80后更愿意用我来自称,他们是中国的首次出现的‘我一代’。”

  孙认为这一代人的心态和70后和90后相比,比较的“苦大仇深”。他解释说80后是拐点上的一代,他们过于张扬自我让他们的父辈不能适应,而父母的压制使得他们更加反叛。相比之下,90后的父母成熟得多,比较知道适应孩子的想法。

  “这一点从文学创作中就看得出来。80后的作家把周围的环境描写的充满了压抑,苦大仇深。而90后作家描写的大都是阳光灿烂,”孙云晓说。

  人民大学的社会学副教授周孝正在东方卫视的节目中称80后是“孤独的一代”。他谈道80后基本上都是独生子女了,他们没有兄弟姐妹,所以他们从小就是孤独的,家庭中没有小伙伴。家庭中的小伙伴是一个孩子健康成长不可或缺的,一个人的挫折感、成就感、规则感,包括羞耻感,都是从小在游戏的時候自然而然地形成的。

  孙云晓在1993年的时候曾经写过一篇报告文学《夏令营中的较量》震撼了中国教育界。这篇报告文学写的是1992年8月77名日本孩子和与30名中国孩子共同参加的一个草原探险夏令营。在这段50公里的旅程中,日本的孩子表现出了坚强的意志,很好的自理能力和团队精神。而中国孩子却时时处处都需要照顾,轻言放弃。文中日本宫崎市议员乡田实先生驱车赶来,看望了两国的孩子。这时,他的孙子已经发高烧一天多,他只鼓励了孙子几句,毫不犹豫地乘车离去。而当发现道路被洪水冲垮时,某地一位少工委干部马上把自己的孩子叫上车,风驰电掣地冲出艰难地带。

  在文章的结尾,孙云晓写道,日本人已经公开说,你们这代孩子不是我们的对手。他呼吁中国的教育者和家长反思培养目标与培养方式的问题,培养孩子承担一些风险和责任。

  他在接受《北京周报》采访的时候说对某些80后孩子教育的失败导致了“啃老族”“傍老族”和“月光族”的产生。他的孙老师热线已经收到了很多溺爱父母的抱怨。

  根据老龄科研中心的调查,中国有65%以上的家庭存在“老养小”现象,有30%左右的成年人基本靠父母供养。这些啃老族成员中有部分是大学毕业,但是却因为工作报酬太低或是太无聊而选择不去工作,依靠父母养活。

  在接受东方卫视采访时,周教授说80后他们的特点就是他们是建设的一代。跟以往运动的一代,战争的一代,革命的一代不一样。他们的主流的价值观就是所谓的先富起来。

  “他们并不想后富,他们想先富。他们致富的动机动力都非常强烈,而且现在给他们提供了一定的手段,就是说他们可以致富,”周教授说。

  80后的一代已经在娱乐圈和IT界崭露头角了。在2007年福布斯中国名人榜上,年收入排前三十的名人中,有13位是80后出生的。他们是体育明星或者娱乐明星,年收入从880万到2.6亿。而在年轻人一统天下的IT界,康盛世纪首席执行官戴志康,PCPOP首席执行官李想,MySee首席执行官邓迪总裁高燃,MaJoy总裁茅侃侃都成了80后的明星创业者。他们的企业吸引了数以百万计的风险投资,他们也因此身价达到了几千万,甚至上亿。

  “80后”懂得抓住时机,该出手时就出手。能有今天的成绩,固然与他们自身的勤奋努力密不可分,但这些财富新贵无一不是具有冒险和大胆创新精神的。不像70年代的人干什么都瞻前顾后,以致错过很多机会。面对这批新财富人士,著名人力资源专家张建国在接受《财经时报》的采访时说:“但他们的问题是自我意识太强,而管理企业是要靠组织体系和团队协作。因此,靠一个好的创意可以成就一个企业,但企业做大以后怎么管理好,这可能是‘80后’企业家应该注意的问题。”

  在汶川重建规划编制过程中,我们特别重视减灾防震体系建设,因为地震以后公众最关注的是安全。”

  近日,中国外文局赴汶川采访组在威州镇采访时,广州援建前线工作组工程协调部部长徐明贵告诉记者说

  北京周报中文网络编辑部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百万庄大街24号 电线 电子信箱:br